怎么买NBA博彩_nba官方博彩官网

《琴帝-第三章·音刃

更新时间:2020-09-30 13:55点击:

  主角童年时期已过,正式进入主题,今晚五点和八点还会各更新一章,欢迎朋友们收藏,推荐票猛烈地砸过来吧。谢谢。

  精神系魔法和其他种类的魔法都不一样。首先就要强大自己的精神力,然后再通过特殊的手段施展出来,可以从各个方面影响对手的精神。如果说元素类魔法是为了摧毁对手的肉体,那么,精神力魔法就是摧毁对手的灵魂

  以琴音来锻炼自身的精神力,再通过琴音来释放自己的精神力,以琴曲不同的特性而产生出不同的精神波动来攻击或者辅助,这就是琴魔法的奥妙所在。

  寂静的竹林之中,宽厚低沉而又轻松的乐曲不断回荡着,六岁的叶音竹,除了修炼斗气以外,就是学琴,赤子琴心,使他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不会产生任何杂念。《绿水》琴曲一遍又一遍的弹奏着,时间的流逝,似乎与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整个人都完全沉浸在了琴曲的奥妙之中。

  受到琴音的影响,竹林中,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汇聚过来,它们虽然只敢远远的看着,但明显已经开始陶醉在叶音竹的琴曲之中了。

  “咦,你是谁?”当秦殇手拿装有食物的竹篾,重新回到竹屋前的时候突然低呼出声。琴音嘎然而止,睁开双眼,音竹好奇的顺着秦殇的目光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叶音竹身边五米外,一个小男孩蹲在那里,正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弹琴中的叶音竹。这个小男孩看上去大约和音竹差不多大小,他远不及音竹俊秀,但脸上的线条却能给人一种刚硬的感觉,他才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啊!最令人惊讶的,是他拥有着一头紫发。看上去非常特殊的紫发,在人类之中,这样颜色的头发是非常少见的。

  听到秦殇的声音,小男孩惊醒过来,原本呆滞的目光中流露出强烈的敌意,等着秦殇,双拳紧握,抿着嘴,却一言不发。

  音竹兴奋的跑到秦殇身边,接过竹篾,笑道:“秦爷爷,你看,我的琴音引来了一个人哦。”一边说着,他从竹篾中,拿出一根已经去好皮的新鲜竹笋递到那个紫发小男孩的面前,“你好,请你吃。”

  紫发小男孩的目光从秦殇身上转移到音竹那充满童真笑容的脸上,神色逐渐发生了变化,握紧的双拳缓缓松开,接过音竹手中的竹笋,向他点了点头。没等秦殇再发问,突然转身就跑,眨眼间已经钻入竹林之中消失不见。

  看着紫发男孩消失的背影,秦殇不禁皱了皱眉,难道竹宗的迷踪阵已经失效了么?看上去,那小男孩似乎对自己很有敌意,可是,他一看着音竹就放松了呢?难道,真的是被音竹的琴音吸引而来的?他只是一个魔法师,向追也不可能追的上,也只得任由那小男孩去了。

  白天弹琴,晚上在秦殇的琴音中修炼斗气,这就是叶音竹单纯的生活。不过,自从紫发男孩出现之后,他这简单的生活之中增添了几分色彩。

  每天早上,当音竹开始弹琴的时候,这个紫发小男孩都会悄悄的出现,坐在一旁,静静的听他弹琴,有这么一个听众在,音竹修琴的过程似乎也不那么孤寂了。

  紫发男孩从第一次出现以来,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一句话,当只有音竹在的时候,他的神色很平静,但只要秦殇在场或者是音竹的父母、爷爷来看他的时候,这个紫发男孩立刻就会离去。

  叶重曾悄悄跟随着紫发男孩,想看看他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但却只是发现,这个紫发男孩也是生活在碧空海之中,距离音竹修琴所在的地方只有不到两千米的距离。看上去,他和普通小孩儿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竹林中的竹笋,就是他的食物。孤寂而冷傲的紫发男孩,逐渐也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反正他也不会和音竹说话,自然不会影响到音竹修炼赤子琴心,所以,秦殇和音竹一家,也都接受了他的存在。当音竹闲下来的时候,经常会和他说话,把自己的衣服给他穿,把父母送来的食物给他吃。紫发男孩只是默默的接受,却依旧一言不发。只是,他看着音竹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柔和了。

  春去秋来,眨眼间,又是十年过去。俊秀的儿童已经成长为俊秀的青年。音竹的相貌和父亲叶重有六分相像,却也继承了母亲的柔美,十六岁的他,已经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匀称的身材,常年穿着的白袍,再加上那一头垂下的黑发,怎么看,都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

  “小紫,小紫,你在哪里?”一身白色长袍的叶音竹一边朝前走着,一边高声喊道。清越的声音在竹林中回荡,就像琴音一般旋绕飘逸。

  音竹叫了半天,也没有回应,不禁停下脚步,喃喃的道:“小紫去哪里了?怎么不见人影?”眸光一亮,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有了。”一边说着,他直接盘膝坐在地面上,左手中指上银光一闪,顿时,一张古琴凭空出现在他,琴体浑厚带圆,桐木斫,色黄,质松古,栗壳色漆,蛇腹断纹。蚌徽。圆形龙池,椭圆形凤沼。龙池纳音微隆。雁足,轸红色玛瑙制。

  当他看向这张古琴的时候,柔和而清澈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迷恋,“《阳关三叠》曲,就要这中正平和的九霄环佩琴来演奏,我就不信你不出来。”

  双手八指轻抚琴弦,顿时,哀婉缠mian的琴音飘然而出,这是一首代表离别的曲子,琴音一出,只是一刹那间,音竹就已经完全投入到了琴音的意境之中。

  暗红色的光芒,围绕着他的身体缓缓盘旋,形成一圈圈音波朝四外飘散。碧空海并没有大型的动物,但此时,所有的飞鸟和小动物们却都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音竹的方向汇合而来,一时间,各种动物的悲鸣之声不断响起,而音竹的周围,也逐渐变得热闹起来。

  《阳关三叠》是以一个曲调叠唱三次而得名,曲意充满了与朋友间离别的不舍。琴音之中,充满了不舍的情绪,音竹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自己在碧空海生活这十六年的一点一滴,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使他那优雅的气质中多了几分忧郁的感觉。

  一曲《阳关三叠》在荡气回肠中结束了,音竹双手按弦,令余音彻底消散,有些悲伤的道:“对不起,伙伴们,我真的要走了。不过,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我也不想走,可是,两位爷爷都说我必须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首曲子,就算是向你们的告别吧。”

  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音竹背后,听了音竹的话,他脸上的神色不禁僵硬了几分,下意识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抓住音竹的肩膀。

  晚上8点还有一章,欢迎书友们收藏、投票。有月票的兄弟请先投给生肖吧,谢谢。

  身影一闪,那高大的背影已经来到音竹身前,在普通人中,十六岁达到一米八身高的音竹已经不矮了,但和眼前这人比起来,却还要差了一个头的高度。紫色的头发有些散乱,高大而强壮的身体似乎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刀削斧凿一般的面容给人一种钢铁般的坚硬感,一双深紫色的眼眸似星辰般璀璨。他那宽阔的肩膀似乎可以扛住一切。

  叶音竹长大了,小紫同样也长大了,十年过去,他的身体发育之快,令叶音竹一家叹为观止,身高足足超过两米的他,看上去要比叶音竹成熟许多,丝毫没有音竹眼中那童真赤子般的光芒,反而给人一种很深沉的感觉。

  感受着小紫双手的灼热,音竹抬头看向他,伤感的道:“我真的要走了,这不是在练琴,我是特地来向你告别的。两位爷爷说,我的赤子琴心已经修炼到了九品,即将进入剑胆琴心的境界了,不需要再与外界隔绝。他们让我去上学,顺便学习一下外面的知识,适应外面的社会。所以,我要走了,现在就走。小紫,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啊?我还从没有出去过,可是爷爷们说,为了让我更好的体会外界的一切,他们是不会送我去的。”

  小紫眼中的疑惑逐渐消失,缓缓点了点头,松开抓住音竹的双手,“我和你一起走。”

  “真的么?那真是太好了。”音竹大喜,像个孩子似的跳了起来,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不对,怪异的看着小紫,“你,你会说话了?”

  是的,这是小紫来到碧空海十年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在这之前,几乎每个人都将他当成了哑巴。可是,他现在却说话了。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听起来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但这种声音停在音竹耳中,却变成了安全感。

  小紫拍拍音竹的肩膀,道:“走吧。”一边说着,他已经当先朝着碧空海外面的方向走去。

  原本因为即将孤独上路而有些惶恐的叶音竹,此时心中充满了兴奋的感觉,十年了,他几乎每天都和小紫在一起,虽然小紫从来没说过话,但两人仅仅是眼神的交流,仅仅是小紫做了他十年的听众,他已经将小紫当成了最可信任的人之一,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此时有小紫相伴,外面那未知的世界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了。

  “小紫,你原本的名字叫什么?”一边走着,音竹好奇的问道。除了弹琴和学习竹宗的东西以外,对于外界的事,他就是一张白纸,人的童年是无忧无虑的,而现在的音竹就是这样,还没走出碧空海,他就已经将与家人的离别忘记的差不多了。有了小紫相伴,心中的恐慌不再,剩下的只有好奇和兴奋,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离开碧空海。

  “哦,紫,你从哪里来啊?我听爷爷说,你并不是我们碧空海的人。秦爷爷说你对我并没有恶意,只是喜欢我的琴曲,所以才一直留在了这里,是么?”

  音竹或许是因为太兴奋了,今天的话特别多,一路上问个不停,但紫却很少开口,更多的只是点头或者摇头示意而已,一直到他们进入露娜城,音竹才算消停了一些。

  “哇,这就是城市么?看上去真大,真漂亮。”看着露娜城那巨大的城墙和络绎不绝的人们,音竹说不出的兴奋,快步朝城门的方向跑去。

  露娜城中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音竹没见过的,为了修炼赤子琴心,十六年了,他从来都没走出过碧空海,此时在好奇和兴奋之下,只觉得双眼都不够用了似的。

  音竹下意识的道:“秦爷爷说让我先到露娜城魔法师公会拿点东西,他还给了我张地图,说按照地图的指示,就能找到那所学院,把他的信交给哪里的院长就行了。”

  音竹对紫很信任,那时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毫不犹豫的就从怀中掏出一张特制的羊皮地图递给了紫。

  紫展开地图,发现这是一张龙崎努斯大陆的全图,上面有一条红线,从露娜城出发,一直到另外一个地方是终点。终点处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米兰魔武学院。

  紫点了点头,道:“要去米兰,需要经过穿过波厐王国,阿卡迪亚在大陆的最南端,而米兰,算得上是大陆北边了,再往北就是极北荒原。”当他说道极北荒原的时候,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不过还是被音竹发现了。

  “紫,你不用怕,就算那里远了点,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一边说着,音竹很孩子气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音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是啊!我会保护你的。秦爷爷说,我已经是一名合格的魔法师了。”

  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音竹,一丝淡淡的笑容浮现在紫的面庞上,使他面部那刚硬的线条看上去柔和了很多。

  “哇,紫,你笑了,真难得,我好像以前都没见过你笑呢。”音竹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盯着紫猛瞧。

  紫无奈的道:“好了,我们先去魔法师公会吧。”还好,魔法师公会在露娜城也算是有名的地方,紫在路边随便找个人问了一句,就带着音竹找到了地方。

  虽然过去了十多年,但露娜城的魔法师公会依旧是那么冷清,门口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音竹和紫顺着路一直向里走,很快就来到了公会大厅门外。还没进门,他们就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

  大厅内一共有九个人,分成两派。一边,是以迪亚拉为首的,在他背后是皮尔洛和另外一名火系魔法师,另外一方的六人也都是魔法师,穿着颜色不同的法师袍。从他们法袍的颜色来看,一共是一名蓝级魔导师,两名绿级大魔法师,另外三名都是黄级的高级魔法师。

  今天的第三章,更新完毕。虽然每章字数少了点,但加起来也有7000多字了。小三尽量努力写,兄弟们别催,我一定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写好这套书。前两天是接近一万字。三天近三万字的更新不算少吧。还要麻烦大家收藏、投票。

  迪亚拉愤怒的道:“鲁菲特,你不要太过份了,别忘记,当初你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被成为鲁菲特的,就是那名蓝级魔导师,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样子,身材不高,但却气势凌人,胸口上的火焰标志,显示出他是一名火系魔导师,双手背在身后,一脸傲气,不屑的道:“不错,我是从这里走出去的。直到现在我还庆幸当初离开这里的决定,你自己看看,这里还像是一个国家的魔法师公会总会么?才你们三个人而已。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突破青级,恐怕连青级高阶都还没达到吧。迪亚拉,不要再固执了,跟我们去波厐吧。以我们波庞皇室对魔法师的求才若渴,你一定会受到重用的。”

  “赞美法蓝,鲁菲特,亏你还是阿卡迪亚人,难道,你已经忘本了么?”迪亚拉的声音有些颤抖,曾几何时,面前的鲁菲特还是阿卡迪亚最有前途的魔法师,但现在却代表别的国家来到阿卡迪亚。

  鲁菲特冷笑一声,“看来,你的固执还是没有改变。你们公会不是还有个从不露面的会长么?叫他出来,他要是能战胜我,我们立刻就走,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迪亚拉大怒:“鲁菲特,你别忘了,这里是阿卡迪亚,不是你们波庞,你不客气又能如何?”一边说着,心中不禁悲哀,现在的阿卡迪亚,真的已经到了任人欺负的程度么?

  鲁菲特森然道:“这次我们代表波庞前来与阿卡迪亚皇室谈判,以我使者的身份,就算杀了你们几个,恐怕阿卡迪亚皇室也不敢怎么样吧。难道,你们那个所谓的会长,就是一个缩头乌龟么?就不敢接受挑战么?”

  “秦爷爷不是乌龟,我替他接受你的挑战。”正在迪亚拉愤怒的想要爆发时,一个清朗悦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说话的,正是叶音竹。

  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引得大厅内的众位魔法师向门口的方向看去,俊秀的音竹和高大刚硬的紫,已经走了进来。

  紫只是站在音竹身边,此时的他,似乎又恢复了当初在碧空海中的样子,一言不发。

  音竹对鲁菲特怒目而视,自从他出生以来,接触的人就只有自己一家、紫和秦殇,秦殇对他的关怀和教导是无微不至的,他和秦殇在一起的时间也是最长的。在音竹心中,秦殇早已经像他的亲人一样,虽然他不太明白缩头乌龟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是好话。

  鲁菲特有些惊讶的看着音竹,这一身白袍的英俊小伙子一进门,就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尤其是他那双清澈的黑色眼眸,更是很容易给人带来深刻的印象。

  音竹看了迪亚拉一眼,柔和的一笑,但却并没有回话,而是直接在地面上坐了下来,什么场面话他都不懂,他心中现在只有对鲁菲特的愤怒,单纯使他根本不会耽误时间。

  春雷琴,长三十九寸、肩宽七寸、尾宽四寸半,棕红色漆,蛇腹断兼细密流水断纹。背面龙池上方刻“春雷”二字,琴弦下方的十三琴徽是由白玉镶嵌而成。琴宗五大名琴之一,音纯而柔。对于一名神音师来说,乐器,就是他的魔法杖。

  “我要开始了。”音竹左手虚悬在琴身之上,右手在琴弦轻拨,发出一声低沉而浑厚的嗡鸣。暗红色的光芒飘然散发,音竹眼中的目光已经凝聚在琴弦之上,只是刹那间,他神色间的愤慨已经完全消失,优雅的贵族气质带着中正平和的感觉悄然出现。可惜的是,对面的六名魔法师在看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暗红色光芒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神色间的变化。

  暗红色的魔法力代表着什么?不过是最低的赤级而已,就算是赤级高阶,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魔法师,连中级魔法师的水平都没到,而鲁菲特六人,至少也有着高级魔法师的位阶,更何况面前这个英俊的小伙子似乎还是一名神音师,看着音竹身上散发出的光芒,他们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啊,是你。赞美法蓝。”迪亚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音竹的双手八指,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孩子是谁。不过,还没等他阻止,琴音已起。

  当音竹将精神倾注于琴弦上的时候,他已经忘记了外界的一切,或者说是忽略了外界的一切,内心的心弦与古琴的琴弦相融合,此时,他脑海中只有秦殇曾经向他讲述过的指与弦、音与意、形与神、德与艺的奥妙,口中喃喃的道:“音之精义应乎意之深微。”

  刹那间,公会的大厅亮了,光芒是从两个位置发出的,一个,就是大厅正中,那银色的魔法六芒星,而另外一处,就是音竹双膝春雷琴上的七根琴弦。银色的光芒瞬间绽放,音竹的声音仿佛蕴含着无数魔力一般,轻视的目光瞬间凝固,一串低沉宛转又缠mian无尽的琴音袅袅而散,随着那暗红色的光芒,顷刻间挥洒在整个大厅之中。

  曲调有些悲伤,但更多的却是厚重,正是之前音竹曾用之想竹林兽友们告别的那一曲《阳关三叠》。以不同的心态、不同的琴,所弹奏的琴音效果也完全不同。此时,悲伤略轻,厚重增之,一瞬间,就令在场众人心中都充满了沉甸甸的感觉,就连空气中的魔法元素也受到了影响,变得迟滞而凝固。

  鲁菲特眉头一皱,他惊讶的发现,那琴音竟然令他的心绪变得有些慌乱,甚至连自身的情绪也被调动了一般,心中一惊,暗想到,看来,这年轻的神音师并不是那么简单。可惜,他现在没有回头去看看自己的同伴,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或许会更加重视眼前的音竹。那两名绿级魔法师此时已经是目光呆滞,脸上甚至还保持着刚才大笑的样子不动,而那三名黄级魔法师更是已经目光迷离,身体微微的摇晃着不能自已,显然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精神系魔法师还有一个别称,那就是,魔法师杀手。想在精神系魔法师面前吟唱,又谈何容易?

  鲁菲特口中的吟唱声只发出了第一个音阶便嘎然而止,他骇然发现,自己刚一开口,声音竟然就被那奇异的琴音所打断了,魔法吟唱是要通过特殊的语调与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沟通,以自身的魔法力为引来发动天地之力。可此时别说是沟通魔法元素,就连一句完整的吟唱他也无法做到。即使精神力极为强大的鲁菲特,也不禁有些惊慌了。

  晚上5点8点还各有一章,欢迎书友们收藏、投票。有月票的兄弟请先投给生肖吧,谢谢。

  音竹完全没有理会外界发生的一切,《阳关三叠》一曲三弹,一叠重过一叠,三叠相重之时,才是这首琴曲的巅峰。此时,第一叠已经结束,只见音竹双手如同虚幻般在琴弦上一抹,顿时,琴音节奏骤然加快,空气中那凝固的沉滞感也变得越来越强了。除了蓝级魔法师鲁菲特还能保持清醒以外,那两名绿级初阶魔法师和三名黄级魔法师都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沉迷于琴音之中。就连站在一边的迪亚拉三名魔法师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竟然只有站在音竹身后的紫。

  其实,达到赤子琴心九品的音竹,实力已经相当于黄级高阶了,只是因为赤子琴心在突破之前一直都是红色的,所以才被对手误认。十六年的琴海生涯,他的实力又怎会简单?别说是同级的魔法师,一旦他琴音发挥出来,三阶之内,都会受到影响。更何况对手并没有什么防备,所以,即使是比他等级高的绿级魔法师也着了道。

  暗红色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烈,空气中的魔法元素似乎都随着琴音而不断的律动着,那低沉而悲伤的琴音此时已经暗藏杀机,作为一名琴魔法师,他所施展的琴魔法直接就是全体攻击,以一己之力挑战六名等级比自己不低的对手,恐怕也只有音竹才做的出来了。

  鲁菲特只觉得琴音对自己的影响越来越大,心中暗道不好,不过,他毕竟是一名蓝级魔法师,在实力上比音竹要高了三级,有七、八阶的样子。所以还能稳住自己的精神力。一咬舌尖,在疼痛的作用下,强行让自己清醒一些,紧接着,他右手一挥,一根魔法杖已经凭空出现在他掌握之中,手腕一翻,一团碗口大的火球已经朝着音竹飞了过去。

  任何魔法师,都可以瞬发比自身等级低三级的魔法,比如绿级魔法师就可以顺发赤级魔法。不能吟唱,就用瞬发魔法干掉你,此时鲁菲特眼中已经满是杀机,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对面前这个“赤级”神音师产生足够的重视。

  那碗口大的火球呈现为橙色,在惊慌之中还能顺发一个橙级魔法,鲁菲特也算得上强横了。眼看着,那橙色火球就已经到了音竹面前。

  迪亚拉有心阻止,青级的他此时也是清醒的,但以他的实力,此时再想顺发魔法已经来不及了,不禁惊呼出声。

  紫的拳头悄悄握紧。而就在这时候,音竹突然抬起头,明亮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奇异的光彩。双手八指没有停止弹奏,只不过,一丝淡淡的黄色光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充斥在他双手之上,琴音几乎在一瞬间放大,嗡的一声,一道黄红色的光波已经带着悠远的嗡鸣飘然而出,正中那橙色的火球之上。

  音竹左手突然一变,瞬间揽住七弦后拉一寸,右手依旧弹奏,形成《阳关三叠》之中一声奇妙的按音,紧接着,他左手一松,顿时,七道黄红两色混合光芒飘然而出,没有破空之声,有的,只是那深沉浑厚的琴音,整张春雷琴都发出一声悦耳的轻雷之声。

  音速有多快,那黄红两色光芒的速度就有多快,光芒一闪而过,而《阳关三叠》也在这一刻嘎然而止。

  来自波厐王国的六名魔法师全部呆滞的站在那里,包括鲁菲特在内,每个人都一动不动,

  迪亚拉和他身后的两名魔法师都在琴音消失的一瞬间清醒过来,而音竹背后的紫却也像那些波厐王国魔法师一样呆滞了,只不过他那呆滞的目光是停留在音竹身上的,因为只有他才看到了那七道黄红两色光波的去处。

  银光一闪,春雷琴已经收回到空间戒指之中,音竹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自言自语的懊恼道:“我还是不能在七发音刃的同时将琴曲继续下去,难怪秦爷爷说我的火候还差的远呢。”

  “死了吧。”音竹平淡的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秦爷爷说,凡是看到我音刃的敌人都必须要死。那个穿蓝衣服的人很厉害,我比不过他,只能发出音刃。”

  迪亚拉骇然朝着鲁菲特六人看去,只见那六人的脖子处,都多了一条血线,横过整个脖子的血线。而鲁菲特手中的魔法杖也在此时断成了两截掉在地上,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在死时也无法相信这一切。

  “这样不对,你必须要在琴音弹出的一瞬间将自己的斗气融入音波之中,才能形成音刃。你刚才太快了,你看,这已经是你弹断的第一百六十根琴弦。”

  “什么时候?只有当你在弹奏琴曲的同时,音刃可以不间断的随心所欲发出和控制,才算成功,你还差的远呢。继续练,记住,要凌空下指……”

  “哪位是迪亚拉爷爷啊?”杀了六个人,音竹的心态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连看都没有再去看鲁菲特那些依旧站在那里的魔法师们。

  其实,鲁菲特的实力是非常强的,只不过当他看到音竹只是赤级的时候实在太大意了,甚至连自己的魔宠、魔法卷轴都没来得及放出来,就在琴音的影响下被音竹直接秒杀了。

  迪亚拉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他再看着音竹那澄澈的黑眸时,不禁有些恐惧,“我,我就是。这是你秦爷爷让我给你的。”一边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一个代表着赤级魔法师的徽章递给音竹。

  音竹兴冲冲的接过徽章,只见那是一枚红色的六芒星形状徽章,上面雕刻着一张古琴,淡淡的魔法波动,在徽章上流转。

  “这就是秦爷爷让您交给我的东西啊!那我走了,谢谢您,迪亚拉爷爷。”说着,音竹拉着紫就向外走去。

  迪亚拉喃喃的道:“你秦爷爷昨天说让我给你一枚魔法师徽章,然后派一个人送你去米兰,并教导你一些大陆上的常识。”

推荐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